0002.jpg 0001.jpg
射日的祖先正伸手──無法被掩蓋的霧社事件真相


撰文:黃駿輝  圖:李東陽、李府翰

看過台灣音樂劇三部曲《渭水春風》的觀眾,一定不會忘記劇中演繹「霧社事件」時的歌曲〈射日的祖先正伸手〉。這首歌是音樂劇美聲天后張世珮扮演的賽德克族長老領唱,與其它扮演族人的演員合唱,內容哀悼賽德克族人被日人屠殺,抵死對抗的傷痛。

這首歌的歌詞,原本是詩人向陽老師為紀念「霧社事件」創作的長篇敘事詩〈霧社〉裡的最後一段。為安排在《渭水春風》裡,音樂時代劇場藝術總監楊忠衡,取得向陽老師首肯,攫取最後一段詩句,讓劇組委請原住民老師把中文詩句轉譯錄成賽德克族語發音,接著由音樂總監冉天豪展現過人的天才譜曲,創作出這首動人的歌曲。

0B9J1590.JPG 
值得一提的是,這首歌完成後,扮演李菜哥哥塔道諾干的演員徐詣帆本身是太魯閣族,他曾請族裡長老聆聽,雖分屬不同族,但這位長老也深受感動;此外,協助將詩句譯成賽德克族語的賽德克族老師,最初聽到曲子,本以為是天豪從賽德克族傳統音樂中攫取改編,後來知道是天豪的全新創作,他十分地感動,由此可見天豪的音樂完全到位。
 
而演出時,除台上的表演者外,還有一票幕後工作人員,事前猛K沒人會講的賽德克族語,分站觀眾看不見的舞台兩則同步吟唱,當劇院響起這首曲目,全場觀眾的淚水止不住,感受當年賽德克族人無力對抗,卻還是抵死奮戰到底的情況。完整的歌詞如下:

射日的祖先正伸手  作詞:向陽 作曲:冉天豪

現在我們必須走了,離開至愛的霧社
泰耶的眼和雙手正等著
必死的反抗、打不勝的仗
馬赫坡溪的水流從此不回頭
必須走了,死去的弟兄

寂寞的靈魂在哭號
秋天的樹葉一般,向霧社的大地落
傷痕太深,我們要走了
我們該走了
射日的祖先正伸手
一群落,葉
我們不能不,走了

 

此外,這段戲的舞蹈也不能不提,劇中以一段令人震撼的舞蹈表演,詮釋賽德克族戰士面臨日軍屠殺時的永不妥協。這段演出是舞蹈設計老師伍錦濤先進行排舞創作,音樂總監冉天豪在看了演員排練的舞蹈時,靈感乍現,透過只有節奏的肢體舞蹈,快速譜出這段〈奮戰〉的配樂,撼人舞蹈加上詩與歌完美結合,記錄了霧社事件這段歷史的哀痛,也成為音樂劇《渭水春風》眾多精彩的橋段之一。

0004.jpg 

音樂劇《渭水春風》裡,由蔣渭水創立的「台灣民眾黨」、《台灣民報》,為揭發日人殘殺原住民史稱「霧社事件」的真相,對外發放訊息,讓國際社會知悉此一不人道事件,卻也致使「台灣民眾黨」被日本政府報復,被迫解散,但當年蔣渭水、陳甜與一群熱血志士毫無畏懼,明知公布事件會遭到迫害,還是勇於為受難的原住民發聲。

霧社事件的始末,如今早透過許多文獻書籍、電視、電影讓世人了解,例如關注原住民的知名作家鍾肇政的《馬黑坡風雲》、台灣公共電視台《風中緋櫻》、本土樂隊的閃靈樂團專輯《賽德克巴萊》及海角七號名導魏德聖才剛完成的電影《賽德克·巴萊》都是在講述這段令人傷痛的烙印。

 0008.jpg

歷史事件,需要一些時間讓世人清明地看見,但真相是無法被扭曲……《渭水春風》講述「台灣第一熱血男子漢」蔣渭水一生傳奇,也透過戲劇感染力,以音樂、戲劇、舞蹈種種元素重新詮釋「霧社事件」,要提醒大家自由民主、安樂生活的珍貴。

創作者介紹

渭水春風

渭水春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這首歌好好聽
  • 前天看完渭水春風,
    這首歌最撼動我心。
    很棒的歌曲,
    很正點的演唱,
    很到位的情感。
    聽不懂歌詞,卻能感受那股哀悽!
  • 十分感謝你的支持喔!

    渭水春風 於 2011/07/18 15:40 回覆

  • 猩猩
  • good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【 X 關閉 】

【痞客邦】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

親愛的讀者,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,
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!
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